chemwatch

About chemwatch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chemwatch has created 9737 entries.

白宫削弱了美国FDA提出的烟草法规草案

公布的文件显示,白宫对烟草法案草案的改动严重地削弱了描述烟草危害的文字描述,还删除了一些可能可以防止网上电子香烟销售的限制。 负责分析建议法规的潜在经济影响的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MB),在近期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建议的法规中删除了一些文字描述,这些描述能起到防止成千上万的人吸烟的作用,同时能带来巨大的公众健康的正面影响。根据最近在联邦公报上发布的文件,OMB还削弱了描述FDA在电子香烟安全性方面存在的顾虑的文字。OMB的发言人Emily Cain说道,OMB的信息与法规事物办公室进行了跨部门的审查程序以“确保通过该机构执行政策规定是有效的,为实现目标精心设计的,并基于现有的最佳证据。” “在OMB进行的审查过程中,各部门对草案进行修改是惯例程序,”她还提出。 “我们的目的是将我们完成的规范的效果和正面作用最大化。”FDA的发言人Jennifer Haliski 说道,FDA并没有对审核过程中对建议草案的修改提出异议,而是强调对建议草案的公众咨询还没有结束,一直要延续到8月8日。她在邮件中提到:“对于正在制定的最终规则,所有的意见都会被慎重考虑。”这些产品的科学基础还在持续不断地发展,管理局有能力采取其他的法律措施来进一步减少国内烟草消费对公众健康的伤害。”根据2009年的法律,FDA有权利对卷烟、无烟烟草及自制卷烟进行管制,但是要规范电子香烟、雪茄、水烟、水管和其他烟草产品还需要制定一些新的法规。在4月份,FDA拟定了一个建议,将首次对20亿的电子香烟工业进行联邦法规的管制。法规将禁止销售电子香烟给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并禁止自动售货机销售电子香烟。这个建议让公众健康倡导者失望,他们批评管理局没有限制调味产品或电视广告,他们认为这些会吸引儿童,同时批评管理局没有进一步限制难以分辨年龄的网上销售。在这个草案中,FDA建议“禁止非面对面的销售(如:自动售货机)。”这打开了通向禁止网上销售的大门。但是OMB对相关语句进行了修改,使法规条例仅禁止利用自动售货机进行销售。另一个重大的改变是,OMB将FDA的相关建议从两部分法规变为“两种选择”的法规,两部分法规 – 一个运用于传统烟草,另一个运用于以前没有进行过管制的产品,而“两种选择”的规定,其中一种会赦免“优质雪茄”。雪茄工业,在一些国会议员的支持下,对OMB进行了大量的游说,促成了这样的豁免规定。24个共和党议员在2013年12月给FDA的委员Margaret Hamburg 及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当时的OMB主任Sylvia Mathews Burwell 写的一封信中要求能对优质雪茄进行豁免。 “正如你们所知,”他们写道:“优质雪茄是一个小众产品,就象优质红酒一样。大多数消费者只是偶尔享用雪茄,通常是在社会活动和庆祝活动中。”在4月份的建议法规出台的时候,一些公众健康倡导人员表达了他们的沮丧。“建议法规让我们深感困扰的部分是,对雪茄工业的特别照顾,”美国肺脏协会国家倡导的助理副总裁Erika Sward 说道。OMB还删除了部分FDA的分析,分析显示,在对大的警告标志的建议法规中对优质雪茄进行豁免可以为制造商节约1百万到3百万美元的费用,但是却会让公众健康付出32,600,000到34,200,000美元的代价。白宫办公室还删除了一个大的章节,FDA在该章节计算了通过管制雪茄可以拯救多少人的生命,以及这些人生命的价值。另一部分的分析也被删除,该部分分析了通过警告标志可以劝阻人们吸雪茄,提高人类健康状况。根据FDA的计算,通过减少雪茄消费人群的数量而得到的“福利收益”将会达到1千6百万到5千2百万。类似情况,OMB还修改或删减了FDA关于电子香烟,包括生产质量方面的顾虑。同时还被删除的还有,FDA的相关语句,为回应差的质量控制,FDA会对电子香烟墨盒进行审查,审查不同种类的尼古丁含量或有毒物质含量,如二甘醇,FDA认为在一些产品如:止痛药乙酰氨基酚和止咳糖浆中的使用引起了大量的中毒。上周,美国参议员小组痛斥了两个最大的电子烟公司,由烟草巨头罗瑞拉德公司拥有的蓝光eCigs,以及私人公司NJOY,说他们不负责任地将消费目标指向儿童,在广告中描绘卡通人物,电影明星和其他名人。两大公司都对自己的广告进行了辩护,声称他们的目标是成年消费人群。

白宫对蜜蜂展开救护行动

美国总统奥巴马已下令十几家联邦机构制定计划保护授粉群体。 新的联邦政策可能会造成农药管理条例有所变动。环保团体及农药制造商非常支持总统在6月20日所作出的决定和行动。他们对美国总统明白授粉群体的健康下降的因素(包括寄生螨,糟糕的蜜蜂管理系统,土地营养流失和杀虫剂)感到非常高兴。这种种的因素都会造成蜜蜂更容易感染疾病。一些环保组织将继续积极呼吁大众减少农药的使用,特别是新烟碱类(一种杀虫剂)。在一份给联邦机构的备忘录里,奥巴马下令美国环保局评估所有农药,包括新烟碱类杀虫剂对授粉媒介的健康影响。美国环保局已经开始进行评估,他们必须在180天的期限内完成评估工作并开始任何必要的监管措施。此外,总统已下令环保局加速对新农药产品尤其是对授粉群体有害的害虫如螨的农药产品审查。奥巴马也指示农业部在保育方案里提高传粉群体的栖息地品质和面积。奥巴马的指令里提到传粉群体:蜜蜂,鸟类,蝙蝠和蝴蝶 – 逐渐从环境中消失。 “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并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以确保人类的粮食生产系统的可持续性,避免对农业部门额外的经济影响,以及保护环境健康。” 农药行业团体Croplife America组织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Jay Vroom说:“联邦政府这程度的合作将有助于在以科学为基础的方面提供解决方案以保护授粉群体的健康。此外, Vroom还补充说道,“持续性的研究和实地研究都一致发现当根据农药标签指示应用农药时并不会造成蜂群受到不良影响。” 但是尽管如此,一些环境和消费者权益团体对美国环保署施压以便全面禁止新烟碱类杀虫剂,因为它们对蜜蜂仁存有潜在毒性。组织保护授粉群体的活动负责人,Larissa Walker在食物安全中心说:“白宫所发出的公告在保护授粉群体的方面处于正确的方向,但仅靠评估和栖息地的建设是不能够拯救授粉群体, 我们需要的是对杀虫剂进行果断的行动。”

欧洲食品安全局提出专家指南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发布指引帮助它收集专家意见以便在没有科学文献或公开访问的数据库信息可用时作风险评估。该指南概述了在不同领域里挑选专家的方法, 所选领域有: – 国家机关; – 商业界; – 科学界;和 – 其他具有专业知识的专家。 该文件里也提到如何获得专家知识并分析他们的答案以便从中提取可靠,公正和可重复的信息。该指南可在此链接浏览: Guidance on Expert Knowledge Elicitation in Food and Feed Safety Risk Assessment

ECHA推出新中间产物实用指南

新的实用指南帮助注册者和下游用户遵守在REACH法规下对中间产物的要求和告知他们在注册卷宗报告里的所需信息。该文件对所需信息提供举例说明。 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公布了关于“如何在严格的控制条件下评估物质是否被归类为中间产物以及如何将此信息向IUCLID登记” 的实用指南。 本文件的宗旨是为了帮助注册者和下游用户确保他们所使用的物质符合REACH法规下对中间产物的要求和定义。为了减少无需要的中间产物登记,该实用指南对所需信息提供举例说明。此外,指南里也提到注册者和下游用户如何能够检查这些条件是否在现场实施。本实用指南于ECHA在2010年出版的中间产物指南是相辅相成的。实用指南的副本能在“如何在严格的控制条件下评估物质是否被归类为中间产物以及如何将此信息向IUCLID登记“[PDF][EN]获寻。

挪威审计表明化学物质注册的知识的缺乏

2013年一份挪威环境部的审计报告表明,被审计的1444家公司中的60%,不知道他们销售的化学品的相关规定,或者没有按照相关的化学工业方面的法规,确保正确的工作流程。这次审查发现,危险化学品的标签和产品安全数据表中的信息不够完善。更多信息请访问Press release (挪威)

交联聚合物吸收二氧化碳CO2

一种价格低廉的新型物质可以有效的吸收碳化合物,甚至是在潮湿的、酸性的环境下,比如在发电厂的气体流环境中。 这种价格低廉的由苯交联构成的物质可以像海绵一样,在膨胀过程中吸收二氧化碳。它可以在潮湿、酸性的环境中保持良好的吸收能力,这点是非常不同于其他碳氧化合物吸收物质。研究人员认为,在发电厂它可以用来吸收二氧化碳。一些固体的碳吸收材料,是多孔结晶物质,比如说沸石、金属有机骨架(MOFs)。这些刚性晶格有很多的孔可以捉住二氧化碳,但是与此同时,它们也会吸收水分,这就是发电厂里很基本的、很普遍的元件。可以看出这些吸收二氧化碳的物质实际工作时吸收的二氧化碳少于他们理论上应该达到的吸收量。英国利物浦大学的Andrew I. Cooper和他的同事们希望能找到一种物质,只吸收二氧化碳而不吸收水分。他们发明了一种聚合物,是用交联苯和甲醛二甲缩醛经行Friedel-Crafts烷基化反应。产生的这种新物质看起来像是一块硬的、棕色的带有很多小孔的塑料块。在干燥的环境中,每克该物质可以吸收15.32mmol的二氧化碳,这个结果远远高于其他的常用的二氧化碳吸收物。活性炭、极性沸石、两个金属有机骨架(MOFs)吸收的二氧化碳量在6.91到9.30mmol/g。交联体的苯海绵在潮湿环境下,保持了自身86%的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它可以吸收13.17mmol/g。与此同时,沸石和金属有机骨架(MOF)在水中,他们只能保持自身6%和28%的吸收能力。“现有吸碳物质,大多喜欢水,都会吸收水分,从而占据了吸收二氧化碳的空间”Cooper解释道。此外,新的物质在酸性环境下很稳定,比如在发电站的废气流中。研究小组,将此聚合物在硫酸溶液中煮了一个小时候,发现它的多孔性和二氧化碳的吸收能力没有发生改变。对金属有机骨架(MOF)采用同样的处理办法,MOF 将会被溶解。这种新物质的主要缺陷是,它只有在高压环境中才能体现超越其他碳吸收物的能力。但是大多数的发电厂中的二氧化碳废气流都是低压环境的,这种新物质的超群能力将无法体现出来。目前这种新型聚合物只是用在高压环境下,比如采用了整体气化联合循环技术的发电厂。这些发电厂将碳或者基于碳化和物的燃料燃烧,转换成为二氧化碳和氢气的混合物,然后再燃烧氢气产生能量。预燃气流具有高的压力,足以使交联聚合物溶胀。但是Cooper认为采用这种技术的发电厂并不是很多。爱丁堡大学的Neil B. McKeown认为,尽管研究小组已经用一些实验证明了新聚合物的能力,但是在这种材料真正大规模用于日常生产之前,他们还需要做很多的测试试验。目前,各种碳吸收物大量出现,类似一场竞争,但是无法很清楚地说明哪一种更好,没有一种是完美的。但是McKeown承认这种新的聚合物有一项很大的优势:造价低廉。当一种碳吸收物质被采用时,这种物质将会极大量的被使用,因为发电厂每小时产生的二氧化碳将是几百吨甚至更多。

婴幼儿在裸露接触乙烯的潜在危害

最近芬兰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多数的早产婴儿和三分之一的足月婴儿暴露在含有乙烯的化学品中,属于有潜在危害的级别。这项对于125个暴露在几种邻苯二甲酸酯的婴儿的研究,从婴儿出生到14个月大的第一次全面体检。化学物质,被认为是激素干扰物,已经在动物以及一部分人群中经行实验了,研究表明它们会导致男性生殖器畸形,哮喘并会引起注意力不能集中和学习能力低下的问题。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来源还没有查清。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怀疑来源是医院的医疗设备和家里的家居用品。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学术带头人 Hanne Frederiksen表示,“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在早产和足月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代谢产物量的升高。” 纽约西奈山医院的环境健康科学家Shanna Swan表示她很关心这项研究,因为对于早产婴儿来说,他们已经面临了很多的问题,“早熟本身就会对婴儿的神经发育产生影响,所以更加关注早产儿面临的最高的风险和最大的接触暴露。”Swan并没有参与到这项研究中。但是她在2005年,对邻苯二甲酸盐对男婴生殖器女性化的影响,经行了调查研究。80%的早于37周出生的婴儿和30%的足月婴儿,在他们的尿液中发现四种邻苯二甲酸酯代谢物,并且含量高于成人建议安全值,这个安全值是欧洲食品安全局,基于对荷尔蒙的影响而设立的。在动物实验中发现,这些化学物对下一代产生了抗雄性激素作用,它们阻止了雄心和荷尔蒙对生殖系统发育的引导。但是不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健康问题,如果发现了,这将对婴儿期高度暴露于邻苯二甲酸酯的危害有更清楚的了解认识。“我们对孕期及母亲的关注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对婴儿期并没有关注那么多。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潜在的暴露期”Joe Braun说道,他是布朗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但并没有参加这项研究。研究者将婴儿受到的潜在的风险,与欧洲规定的成人每日摄取量的级别相比较。但是婴儿的免疫和新陈代谢系统还不成熟,“所以他们应当是比成人更加敏感。” Frederiksen这样认为。以前的研究认为孕妇过多的暴露在这种化学品中会很容易引起早产。将这个结论和新的结论相结合,就会发现新生儿在出生前和出生后都在高危险期。新的研究针对1周和1个月大的婴儿。对于这些化学品的影响,早产婴儿比足月婴儿有5到500的风险。他们的风险级别,在她们离开医院之后,慢慢降低,一般是在出生后39天离开医院。那些化学品通常被用于软化塑料,其他的邻苯二甲酸酯,用于香料剂、香水对于早产和足月婴儿的影响基本是一致的。 当到了两个月大以后,两个群体的暴露值甚至更高,30%的婴儿超过了每天摄取量的建议值。这个研究得出的数据已经发表在环境与健康展望期刊上了。对于成年人来说,食物是邻苯二甲酸盐(比如DEHP)的主要来源,DEHP主要用于食物包装或者食物制作过程中使用的工具。研究表明,母乳喂养和奶瓶喂养不会产生什么区别,“这就表明了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并不是来自食物、家里的日用品”,研究者表明。以前的研究认为早产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来源于IV管和液体袋。在2002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建议医院尽可能减少使用含有化学物质的医疗器械,特别是对新生男婴。因为研究表明对男婴生殖系统的发育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很多医院淘汰了含有DEHP的塑料制品。2012年,Kaiser Permanente,美国最大的管理式医疗组织,宣布再不会采购含有DEHP或者聚氯乙烯的IV塑料袋和试管。此外,美国禁止销售、使用了含有邻苯二甲酸酯的玩具和婴幼儿产品。化学制造商们长期坚持他们的增塑剂是安全的。“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任何的邻苯二甲酸酯造成人体的健康危害。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邻苯二甲酸酯会在几分钟内分解并迅速的排出体外。” Lisa Dry,美国化学理事会的发言人在回复邮件中表明。美国化学理事会代表了邻苯二甲酸盐的生产厂商。Swan 说明现在出生的婴儿可能不会和研究时期一样(2006-2008年)。化学配方在最近几年里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今年年初的一项研究发现,从2001年到2010年,美国成人及儿童对DEHP的接触已经减少了37%。 最近芬兰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多数的早产婴儿和三分之一的足月婴儿暴露在含有乙烯的化学品中,属于有潜在危害的级别。这项对于125个暴露在几种邻苯二甲酸酯的婴儿的研究,从婴儿出生到14个月大的第一次全面体检。化学物质,被认为是激素干扰物,已经在动物以及一部分人群中经行实验了,研究表明它们会导致男性生殖器畸形,哮喘并会引起注意力不能集中和学习能力低下的问题。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来源还没有查清。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怀疑来源是医院的医疗设备和家里的家居用品。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学术带头人 Hanne Frederiksen表示,“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在早产和足月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代谢产物量的升高。” 纽约西奈山医院的环境健康科学家Shanna Swan表示她很关心这项研究,因为对于早产婴儿来说,他们已经面临了很多的问题,“早熟本身就会对婴儿的神经发育产生影响,所以更加关注早产儿面临的最高的风险和最大的接触暴露。”Swan并没有参与到这项研究中。但是她在2005年,对邻苯二甲酸盐对男婴生殖器女性化的影响,经行了调查研究。80%的早于37周出生的婴儿和30%的足月婴儿,在他们的尿液中发现四种邻苯二甲酸酯代谢物,并且含量高于成人建议安全值,这个安全值是欧洲食品安全局,基于对荷尔蒙的影响而设立的。在动物实验中发现,这些化学物对下一代产生了抗雄性激素作用,它们阻止了雄心和荷尔蒙对生殖系统发育的引导。但是不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健康问题,如果发现了,这将对婴儿期高度暴露于邻苯二甲酸酯的危害有更清楚的了解认识。“我们对孕期及母亲的关注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对婴儿期并没有关注那么多。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潜在的暴露期”Joe Braun说道,他是布朗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但并没有参加这项研究。研究者将婴儿受到的潜在的风险,与欧洲规定的成人每日摄取量的级别相比较。但是婴儿的免疫和新陈代谢系统还不成熟,“所以他们应当是比成人更加敏感。” Frederiksen这样认为。以前的研究认为孕妇过多的暴露在这种化学品中会很容易引起早产。将这个结论和新的结论相结合,就会发现新生儿在出生前和出生后都在高危险期。新的研究针对1周和1个月大的婴儿。对于这些化学品的影响,早产婴儿比足月婴儿有5到500的风险。他们的风险级别,在她们离开医院之后,慢慢降低,一般是在出生后39天离开医院。那些化学品通常被用于软化塑料,其他的邻苯二甲酸酯,用于香料剂、香水对于早产和足月婴儿的影响基本是一致的。 当到了两个月大以后,两个群体的暴露值甚至更高,30%的婴儿超过了每天摄取量的建议值。这个研究得出的数据已经发表在环境与健康展望期刊上了。对于成年人来说,食物是邻苯二甲酸盐(比如DEHP)的主要来源,DEHP主要用于食物包装或者食物制作过程中使用的工具。研究表明,母乳喂养和奶瓶喂养不会产生什么区别,“这就表明了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并不是来自食物、家里的日用品”,研究者表明。以前的研究认为早产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来源于IV管和液体袋。在2002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建议医院尽可能减少使用含有化学物质的医疗器械,特别是对新生男婴。因为研究表明对男婴生殖系统的发育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很多医院淘汰了含有DEHP的塑料制品。2012年,Kaiser Permanente,美国最大的管理式医疗组织,宣布再不会采购含有DEHP或者聚氯乙烯的IV塑料袋和试管。此外,美国禁止销售、使用了含有邻苯二甲酸酯的玩具和婴幼儿产品。化学制造商们长期坚持他们的增塑剂是安全的。“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任何的邻苯二甲酸酯造成人体的健康危害。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邻苯二甲酸酯会在几分钟内分解并迅速的排出体外。” Lisa Dry,美国化学理事会的发言人在回复邮件中表明。美国化学理事会代表了邻苯二甲酸盐的生产厂商。Swan 说明现在出生的婴儿可能不会和研究时期一样(2006-2008年)。化学配方在最近几年里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今年年初的一项研究发现,从2001年到2010年,美国成人及儿童对DEHP的接触已经减少了37%。

利用石墨烯和过氧化氢绷带涂层杀死细菌

石墨烯量子点催化分解过氧化氢,成为有效的杀菌羟基自由基 带有石墨烯量子点和少量过氧化氢的绷带很好的减少了老鼠身上伤口的细菌数量。研究这表明,这种涂层可以用于消毒伤口,代替抗生素的使用。细菌对抗生素产生的抗药性是一个世界范围内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过氧化氢可以在伤口处杀死细菌,但是浓度需达到1M-Can,这也将伤害健康细胞。研究人员试图使用金属氧化物纳米材料催化过氧化氢分解成羟基自由基,一个比过氧化物更强效的杀菌剂。这将允许研究人员使用的低浓度过氧化氢。但是,组成纳米颗粒的材料,比如氧化钒和铁的氧化物本身是对健康细胞有害的。中国成都应用化学研究所的Xiaogang Qu和他的同事吸能够用更安全的纳米材料去分解过氧化物:石墨烯量子点。在老鼠身上的实验表明羧基化石墨烯量子点没有明显毒性。为了证明碳纳米材料的有效性,研究人员将羧基化石墨烯量子点加入到两种细菌培养液中,革兰阴性大肠埃希氏菌和革兰氏阳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然后他们确定能杀死90%处理和未处理的细胞的过氧化物的用量。对于这两种类型的细菌,相较于需要杀死未经处理的细胞的过氧化物水平,需要处理的细胞的数量均低于90%,研究者将这种抗菌材料用于绷带。他们将棉花球浸满石墨烯量子点,并且加入100 μM的过氧化氢。 他们将这个绷带用于老鼠背部的伤口。为了对比,对另一部分同样伤口的老鼠只是包扎了含有生理盐水的绷带。三天过后,用纳米材料绷带包扎的老鼠的伤口,相对于只用盐水包扎的老鼠伤口,只有万分之一的细菌含量。,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的Aiguo Wu认为,尽管这种绷带在正式用于人类之前,还需要做很多的实验、论证。并且他还认为这种绷带还需要对更多的不同的细菌经行实验,比如那些对盘尼西林有耐药性的细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Yuan Chen认为使用石墨烯量子点作为催化剂,激活过氧化氢是一种新颖的想法。他想知道,石墨烯量子点是否也可以被用于激活其他抗菌剂。

大麻可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大麻可以减轻炎症并且可以用于治疗自身免疫疾病如狼疮。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证实了大麻中的主要成分之一,THC(四氢大麻酚)能影响基因表达并能减轻炎症,这意味着大麻可以用于治疗关节炎,狼疮,结肠炎,多发性硬化和其它疾病。这项研究是在小鼠中进行,虽然此研究结果具有终结性,但是科学家们仍然需要更深入的了解THC如何影响微RNA的表达。Nagarkatti在一份新闻发布中说“微RNA疗法是一个非常重要并快速发展的领域 – 各大制药公司同时进行研发。大麻被证明可减少炎症已不是第一次了。在 2003年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提到大麻吸食者有较低的细胞介素-2 (一种促进炎症的蛋白质)。

接触毒害的诅咒

人类不止用潜在的危险化学品毒害了地球,我们还毒害了我们自己。为什么没有人谈论这个问题? 和气候变化的问题相比,这个问题更加险恶地危害人类的未来 – 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给于它同样的重视了。很少人意识到摆在我们面前的普遍的化学品泛滥的问题,日复一日,这个危险不断增长,我们及我们的后代需要面对这样的危险。人类目前生产140,000 多种化学品,其中的三分之一被怀疑有致癌、致突变、导致出生缺陷或其他的毒害危险。工业化学品的全球产量越为40万吨每年,联合国环境计划署(UNEP)认为到世纪中叶这个数字会变为三倍。但是,工业化学品只是冰山一角。每年,人类还释放一点三亿吨氮、磷(主要来自食品生产或不良的废物处置),四百万吨的危险废物,一百三十亿吨的化石燃料,三百亿吨的矿物废物,三百五十亿吨碳以及七百五十亿吨地表土。这是目前为止,我们对我们的地球、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包括人类造成的最大影响。然而多数公民和政府并没有意识到其真正的危害规模。科学证据表明,这些物质无情地在地球系统中循环,遍布了水、大气、土壤、动物、鱼类、食物、贸易、人类及人类的不同基因。研究人员在广泛的范围内发现人造有毒化学物质,从平流层到深海,从珠穆朗玛峰(对照澳大利亚标准,新鲜雪的污染程度都不适合饮用)到遥远的太平洋环礁,从北极到南极。在对鸟类、鱼类、哺乳动物以及其他的生物的研究中,都发现那些从未和人类有接触的有毒化学品的踪迹。它们在我们的整个食物链中出现。检测发现,现代公民就是一个行走的污染场地。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定期调查发现工业“受关注化学品”在90%到100%的美国人血液中出现。环境工作组,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在独立测试报告中指出在年龄从新生儿跨越到爷爷奶奶的186个人中发现了414种工业有毒物质。 另外,EWG在新生儿的血液中,发现了212种受关注化学品,包括二恶英、阻燃剂和已知致癌物质,很显然,他们在子宫内就被污染了。来自中国、美国以及欧洲的母亲的母乳检测发现了农药的含量 – 最慈爱的父母将自己的孩子沉浸在已知毒性和未知的石化产品中 – 玩具、衣物、家具、瓶子、桌布、食物、家、汽车、气味和清洁剂等等。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发现,即使在人死后,仍然会释放一些有毒物质到地表水中。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地表水都已经被工业产生的废物污染而不能饮用。成分复杂的化学品混合物通过我们呼吸的空气、食品及饮品以及我们每天接触的东西进入我们的体内。我们正把它们的影响通过我们的基因传给我们的子孙,使得他们通向不健康的生活。这一切都在近几十年发生,特别是最近25年。从没有哪一代的人暴露于这么严重的污染。环境署估计,每年大约五百万人的死亡、八千六百万人的残疾都是与化学品直接相关的,这使得化学品成为最主要的死亡原因之一。这还不包括几百万化学品导致其他疾病的案例,如癌症、心脏病、肥胖症、孤独症、忧郁症和其他危及生命的精神障碍。这些化学品 – 有意的或无意地 – 和成千上万环境中日常摄入的化学品反应,产生几十亿的潜在有毒混合物。著名的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菲利普格氏,在最近的医学期刊The Lancet 中倡导,所有的国家都要“转换他们的化学品危险评估程序,以保护儿童免受日常化学品的危害,这些化学品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大脑发育失调的“无声的流行病”。每年都有接近1000种的新的化学品投入市场,大多数没有经过适当的健康、安全及环境影响的检测。至今为止,在143,000种已知的工业化学品中只有18种在少数几个国家受到禁止。按照目前的进展,我们要花去50,000年的时间,在一个一个国家评估和禁止所有有害的物质。 另外,全球化学品工业迅速从发达国家发展到发展中国家,通常发达国家都有很好的监管和道德规范系统,而发展中国家,主要是亚洲,很大一部分是法律无法触及的。释放的有毒物质,通过风、水、食品、野生动物、消耗品及人,已经返回到受到良好规范监控的国家,没有什么有效的措施能进行干涉。医生报告新情况的出现,如多动症和一些儿童癌症发生在年幼的孩子身上,曾经少见的病如今不明原因地大量增加,如:老年痴呆症、帕金森、忧郁症、自闭症以及其他心里障碍。而根据成千上万的医学研究报告,肥胖症、糖尿病及癌症在现代的高发是由人类的多种化学品暴露引起的。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其中一些(不是全部)是不是可以避免的。世界上开始认识到化学品污染是从半个世纪前,Rachel Carson 写了《寂静的春天》- 但是当时认为只是局部地区的问题,仅限于化学品的终端使用场所。现在已经不能这样认为了:化学品毒性现在是普遍存在的,并面临种属层面上的挑战。澳大利亚引导的科学界正在努力评估广泛范围内的危害 – 全球污染倡导(GCI)。化学品和矿物产品具有很高的价值并且非常有用。它们能发挥很大的作用,拯救很多人的生命,节约很多的钱财。我们并不是说它们都应该被禁止。但是我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改变现在无控制、无监督、无规范以及无意识的大规模排放,改变地球饱和的状态。如果政府无法阻止有毒物洪水般的泛滥,那我们几百几千万的公民就要行动起来,为我们自己及我们子孙的利益而努力。在全球化的世界,只有我们,人类,有足够的力量,作为消费者,通过市场发送信号给工业,要求停止有毒物质的释放 – 并且对生产清洁、安全、健康的产品或服务给与回报。这是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我们有办法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传播我们的想法,和全世界分享我们对有毒化学品这个公敌的理解以及我们每个人可以采取的行动。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表现人民力量以及全球民主的方式。我们需要新的人权:不被污染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