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幼儿在裸露接触乙烯的潜在危害

/婴幼儿在裸露接触乙烯的潜在危害

最近芬兰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多数的早产婴儿和三分之一的足月婴儿暴露在含有乙烯的化学品中,属于有潜在危害的级别。这项对于125个暴露在几种邻苯二甲酸酯的婴儿的研究,从婴儿出生到14个月大的第一次全面体检。化学物质,被认为是激素干扰物,已经在动物以及一部分人群中经行实验了,研究表明它们会导致男性生殖器畸形,哮喘并会引起注意力不能集中和学习能力低下的问题。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来源还没有查清。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怀疑来源是医院的医疗设备和家里的家居用品。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学术带头人 Hanne Frederiksen表示,“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在早产和足月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代谢产物量的升高。” 纽约西奈山医院的环境健康科学家Shanna Swan表示她很关心这项研究,因为对于早产婴儿来说,他们已经面临了很多的问题,“早熟本身就会对婴儿的神经发育产生影响,所以更加关注早产儿面临的最高的风险和最大的接触暴露。”Swan并没有参与到这项研究中。但是她在2005年,对邻苯二甲酸盐对男婴生殖器女性化的影响,经行了调查研究。80%的早于37周出生的婴儿和30%的足月婴儿,在他们的尿液中发现四种邻苯二甲酸酯代谢物,并且含量高于成人建议安全值,这个安全值是欧洲食品安全局,基于对荷尔蒙的影响而设立的。在动物实验中发现,这些化学物对下一代产生了抗雄性激素作用,它们阻止了雄心和荷尔蒙对生殖系统发育的引导。但是不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健康问题,如果发现了,这将对婴儿期高度暴露于邻苯二甲酸酯的危害有更清楚的了解认识。“我们对孕期及母亲的关注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对婴儿期并没有关注那么多。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潜在的暴露期”Joe Braun说道,他是布朗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但并没有参加这项研究。研究者将婴儿受到的潜在的风险,与欧洲规定的成人每日摄取量的级别相比较。但是婴儿的免疫和新陈代谢系统还不成熟,“所以他们应当是比成人更加敏感。” Frederiksen这样认为。以前的研究认为孕妇过多的暴露在这种化学品中会很容易引起早产。将这个结论和新的结论相结合,就会发现新生儿在出生前和出生后都在高危险期。新的研究针对1周和1个月大的婴儿。对于这些化学品的影响,早产婴儿比足月婴儿有5到500的风险。他们的风险级别,在她们离开医院之后,慢慢降低,一般是在出生后39天离开医院。那些化学品通常被用于软化塑料,其他的邻苯二甲酸酯,用于香料剂、香水对于早产和足月婴儿的影响基本是一致的。 当到了两个月大以后,两个群体的暴露值甚至更高,30%的婴儿超过了每天摄取量的建议值。这个研究得出的数据已经发表在环境与健康展望期刊上了。对于成年人来说,食物是邻苯二甲酸盐(比如DEHP)的主要来源,DEHP主要用于食物包装或者食物制作过程中使用的工具。研究表明,母乳喂养和奶瓶喂养不会产生什么区别,“这就表明了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并不是来自食物、家里的日用品”,研究者表明。以前的研究认为早产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来源于IV管和液体袋。在2002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建议医院尽可能减少使用含有化学物质的医疗器械,特别是对新生男婴。因为研究表明对男婴生殖系统的发育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很多医院淘汰了含有DEHP的塑料制品。2012年,Kaiser Permanente,美国最大的管理式医疗组织,宣布再不会采购含有DEHP或者聚氯乙烯的IV塑料袋和试管。此外,美国禁止销售、使用了含有邻苯二甲酸酯的玩具和婴幼儿产品。化学制造商们长期坚持他们的增塑剂是安全的。“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任何的邻苯二甲酸酯造成人体的健康危害。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邻苯二甲酸酯会在几分钟内分解并迅速的排出体外。” Lisa Dry,美国化学理事会的发言人在回复邮件中表明。美国化学理事会代表了邻苯二甲酸盐的生产厂商。Swan 说明现在出生的婴儿可能不会和研究时期一样(2006-2008年)。化学配方在最近几年里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今年年初的一项研究发现,从2001年到2010年,美国成人及儿童对DEHP的接触已经减少了37%。 最近芬兰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多数的早产婴儿和三分之一的足月婴儿暴露在含有乙烯的化学品中,属于有潜在危害的级别。这项对于125个暴露在几种邻苯二甲酸酯的婴儿的研究,从婴儿出生到14个月大的第一次全面体检。化学物质,被认为是激素干扰物,已经在动物以及一部分人群中经行实验了,研究表明它们会导致男性生殖器畸形,哮喘并会引起注意力不能集中和学习能力低下的问题。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来源还没有查清。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怀疑来源是医院的医疗设备和家里的家居用品。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的学术带头人 Hanne Frederiksen表示,“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在早产和足月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的代谢产物量的升高。” 纽约西奈山医院的环境健康科学家Shanna Swan表示她很关心这项研究,因为对于早产婴儿来说,他们已经面临了很多的问题,“早熟本身就会对婴儿的神经发育产生影响,所以更加关注早产儿面临的最高的风险和最大的接触暴露。”Swan并没有参与到这项研究中。但是她在2005年,对邻苯二甲酸盐对男婴生殖器女性化的影响,经行了调查研究。80%的早于37周出生的婴儿和30%的足月婴儿,在他们的尿液中发现四种邻苯二甲酸酯代谢物,并且含量高于成人建议安全值,这个安全值是欧洲食品安全局,基于对荷尔蒙的影响而设立的。在动物实验中发现,这些化学物对下一代产生了抗雄性激素作用,它们阻止了雄心和荷尔蒙对生殖系统发育的引导。但是不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健康问题,如果发现了,这将对婴儿期高度暴露于邻苯二甲酸酯的危害有更清楚的了解认识。“我们对孕期及母亲的关注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对婴儿期并没有关注那么多。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潜在的暴露期”Joe Braun说道,他是布朗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但并没有参加这项研究。研究者将婴儿受到的潜在的风险,与欧洲规定的成人每日摄取量的级别相比较。但是婴儿的免疫和新陈代谢系统还不成熟,“所以他们应当是比成人更加敏感。” Frederiksen这样认为。以前的研究认为孕妇过多的暴露在这种化学品中会很容易引起早产。将这个结论和新的结论相结合,就会发现新生儿在出生前和出生后都在高危险期。新的研究针对1周和1个月大的婴儿。对于这些化学品的影响,早产婴儿比足月婴儿有5到500的风险。他们的风险级别,在她们离开医院之后,慢慢降低,一般是在出生后39天离开医院。那些化学品通常被用于软化塑料,其他的邻苯二甲酸酯,用于香料剂、香水对于早产和足月婴儿的影响基本是一致的。 当到了两个月大以后,两个群体的暴露值甚至更高,30%的婴儿超过了每天摄取量的建议值。这个研究得出的数据已经发表在环境与健康展望期刊上了。对于成年人来说,食物是邻苯二甲酸盐(比如DEHP)的主要来源,DEHP主要用于食物包装或者食物制作过程中使用的工具。研究表明,母乳喂养和奶瓶喂养不会产生什么区别,“这就表明了婴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并不是来自食物、家里的日用品”,研究者表明。以前的研究认为早产儿体内的邻苯二甲酸盐来源于IV管和液体袋。在2002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建议医院尽可能减少使用含有化学物质的医疗器械,特别是对新生男婴。因为研究表明对男婴生殖系统的发育有不好的影响。因此很多医院淘汰了含有DEHP的塑料制品。2012年,Kaiser Permanente,美国最大的管理式医疗组织,宣布再不会采购含有DEHP或者聚氯乙烯的IV塑料袋和试管。此外,美国禁止销售、使用了含有邻苯二甲酸酯的玩具和婴幼儿产品。化学制造商们长期坚持他们的增塑剂是安全的。“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任何的邻苯二甲酸酯造成人体的健康危害。大量的科学证据表明,邻苯二甲酸酯会在几分钟内分解并迅速的排出体外。” Lisa Dry,美国化学理事会的发言人在回复邮件中表明。美国化学理事会代表了邻苯二甲酸盐的生产厂商。Swan 说明现在出生的婴儿可能不会和研究时期一样(2006-2008年)。化学配方在最近几年里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今年年初的一项研究发现,从2001年到2010年,美国成人及儿童对DEHP的接触已经减少了37%。